P.Sir's Donut Hole

名字是“保志总一朗和保志总一朗不要再pappy了协会会长的猿河童radio今天复活了吗”。【假的】
其实是“我好快乐因为我是石保软糖”。【真的】

Heinz这天在办公室留到很晚。Lawrence抱着好几本习题册向他请教,他只好一道一道的给他讲解。他突然发现Lawrence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脸上始终没有挪开。他抬起头想给自己的学生一个疑惑的眼神,结果正撞上少年人热切的亲吻。
“我喜欢你,老师。”刚过变声期的少年紧紧地抱着他,发出闷闷的声音。
他却有点儿想呕吐。喜欢,他不能理解的词汇,只有他不能理解。
我该做什么。Lawrence不是坏孩子。我该做什么。
他思索了许久,解开了衬衫扣子。

Heinz写板书的时候Lawrence会叼着笔盯着他的背影看很久。从发尾和衣领间泄露的一点白皙的后颈开始,视线扫过肩胛骨在衬衫下的突兀,扫过较于其他男性略窄的腰臀,扫过西装裤在大腿根部稍微绷紧的一些褶皱。
好了吗,老师?他想,请您快点儿转过来吧,我现在想看您的脸。
恰巧这时他的老师结束了书写,转过身来视线正对上他的,然后对他笑了笑。

【cp日狛。】
【意识流片段灭文。】
【抑郁枝与被枝影响渐渐崩溃并精神分裂的创。】
【ooc。】

嘘,嘘,没事的,狛枝。
我拍着他光裸而冰冷的后背。他在发抖。
没事的,没事的。凪斗。

抱抱我吧日向君。他说。
我把他揽入怀里抱了一会儿。松开手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神是冰冷的。
我说的是做爱的意思哦,日向君。他盯着我,为什么日向君不愿意碰我呢。

痛!他吸了一口气,别碰那儿,日向君。
我回过头看着他,松开了他的手腕,然后捋起他的袖管。
其实不用看也知道,那上面满布细密的伤疤,新的,旧的。

你在对神经病抱什么期待呢日向君。他倚着门框嗤笑,早点离开我不就好了。
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走过去抱了抱他。
你没事的,狛枝。乖...

这套片子的题目是《我家小姑娘趁我军训都他妈背着我干了什么》。

莫诺:

#jk日常# #求k#

红裙jk:原po cn莫诺
蓝裙jk:晨鸢
摄影:含家
后期:财神
后勤:空格

拍来纪念我和我家小姐姐的高三生活。
比起正常高三狗深埋题海之中,我们到是与片子里的玩玩浪浪的状态更接近吧(笑

第一次拍片子!感谢摄影大大和后勤君不嫌弃我们两个动作废qwq,表白财神神一般的修片速度。给所有提供帮助的小伙伴们比心w。

#织太#
“作之助?”
“嗯?”
“作之助。”
“嗯。”
“作之助,作之助,作之助。”
“嗯,嗯。我在。”
青年“嗤”地笑了出来。
“这里应该吐槽才对。”
红发的男人愣愣地眨了眨眼。
“应该吐槽吗?”
青年笑倒在沙发上。啊啊,肚子痛。
冷不防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
“治。”
青年愣了一下,抬起头,只看见男人微笑着点了烟。
“或者,叫修治好了。”

“作之助?”
“...”
“作之助。”
“...”
“作之助,作之助,作之助。”
“...”
回答他的只有经过白色墓碑,而后扬起他衣摆的风。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