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头像是鲷鲷。超绝美貌的椎名鲷造。

【cp日狛。】
【意识流片段灭文。】
【抑郁枝与被枝影响渐渐崩溃并精神分裂的创。】
【ooc。】

嘘,嘘,没事的,狛枝。
我拍着他光裸而冰冷的后背。他在发抖。
没事的,没事的。凪斗。

抱抱我吧日向君。他说。
我把他揽入怀里抱了一会儿。松开手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神是冰冷的。
我说的是做爱的意思哦,日向君。他盯着我,为什么日向君不愿意碰我呢。

痛!他吸了一口气,别碰那儿,日向君。
我回过头看着他,松开了他的手腕,然后捋起他的袖管。
其实不用看也知道,那上面满布细密的伤疤,新的,旧的。

你在对神经病抱什么期待呢日向君。他倚着门框嗤笑,早点离开我不就好了。
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走过去抱了抱他。
你没事的,狛枝。乖。睡吧。

你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很累了,为什么不离开他。脑海里有个冷冰冰的声音这么说道。
反正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闭上眼,如果我离开他,还有谁会爱他呢。
又还有谁会爱我呢。

然后他离开了。
他带走了一切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除了能提醒我我们在一起过的证据。
那天早上阳光出奇的好,有些刺眼。而我醒来时他就已经不在了。
我是可以找到他的,我知道他会在哪里。
我这么想着,重新躺下闭上眼。
我得睡一觉,永远不会醒来的那种。










呀,好巧啊,日向君。他笑嘻嘻地向他挥了挥手。
他只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停留。
你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
神座出流说道。

评论
热度(13)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