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露普】Old Story

  • 【露普】Old Story

  • 【没写完于是成了缩略版本...我是废物。原版以后可能会有。】

  • 【qwq今天是最棒的露普日!】


  • 嘘,坐下亲爱的,听我讲个关于战争的旧故事。
    安静下来,好吗?
    故事的六要素。时间是一九四二年的夏天到一九四三年的冬日,地点是二战的东部战场。人物有两个,苏联年轻的指挥官和德国同样年轻的司令副官。
    起因居然是摸鱼的两个人在某个破败教堂的相遇,因为听到敌人的语言差点进入战斗模式。
    经过是无聊而冗长的,却也是甜蜜的,像是毒药。例行的每日摸鱼引得他们日渐熟悉,直到最后谁吻了谁的嘴。
    "圣诞快乐,万尼亚。"最后一个音节模糊在唇齿间。
    战俘营里他灌下伏特加,直到自己和对面的斯拉夫人一样酩酊为止。
    "呦,你看。"他指着自己的被不知名液体泡得更加红亮的眼睛,"好像在流泪呐。"
    大概是彻底倒戈的信号,他就在他身边再也没走,直至死去。
    结果?喔,对,直至死去。一九四三年的冬天,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死于突然爆发的霍乱,在苏联的德军战俘营。
    还有一个人呢?一九四五年,伊万·布拉金斯基,把苏联的红旗插上柏林国会大厦,然后不可抑制的放声大笑,带着眼泪。
    抱歉孩子,这实在是个伤感陈旧的故事。


评论(2)
热度(9)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