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合文/古风】末世花袭

【这里是和六球合作的文,第一篇古风?很早的计划。】

壹•客
犹如筝弦突颤的第一声脆响。
松枝被什么触着,猛地动摇了一下,抖落的雪霰洋洋洒洒一蓬。些许沾上了那胜雪的白裳,余下的又重归雪中,薄薄覆住那人留下的足印。竟是赤着脚。
自白裳中伸出一只手,不胜寒似的裹紧了那层布料。纤纤素手并没有就这么收回去,反而露出其全貌,又松松垮垮的半握成拳。
那玉人早已驻足,眼前即是目的地了。遗世而孤立于松林中的木屋,正是出自故人之手。
那手指节在门上轻扣。
笃,笃,笃。
只消三下,旧识就会开门,这是当年的约定。不出所料听见门内慌慌张张的急促的脚步声,似乎还有什么物事翻倒的动静,她勾起嘴角。
门开启时带了一阵风,颊旁的几缕青丝被扬起的不动声色。开门者用力大了些,险没将那简陋的柴扉撞散。
那人一手扶着门框,大口喘息着。而她只是静默的立着,目光不知望着何处。

“清、清羽...”昂逸城犹豫着开口,“...好久不见。”
叶清羽只是清冷的应了一声,一手撑着头,另一手则端了骨瓷杯细品着其中上好的龙井。
房间再一次陷入寂静,只余窗外雪融落于窗框的嘀嗒声。

昂逸诚对于叶清羽的来到颇有些意外。三月未见,眼前人有些消瘦,又着素衣,赤足出行,更显得单薄。她素来爱美,可在这漫天飞雪竟是赤足踏路,昂逸诚心中疑虑徒生。
昂逸诚将手中空杯续满,轻声道:"三月未见,怎的消瘦成这副模样?若是阁中事物繁忙,大可不必往我这里跑这一趟,差人送信便可。这数九寒天,穿的这样单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姑娘你。"语气是不怒不喜,似乎还有嘲讽的意味。可叶清羽是熟悉昂逸城的,那是埋怨。
她抬眼看了看昂逸诚,不语,只笑得凉薄,又有点娇俏在其中。
昂逸诚也不再自讨没趣,“随你吧。”他这么说了,饮下杯中热茶。
窗内的两人不语,窗外倒是不知何时刮起北风,裹挟了雪片呼啸着向南而去,这灰白的苍穹似乎都打着颤。
昂逸诚听着风声,又看看眼前人,若有所思。叶清羽倒是察觉到了,放下茶杯,淡然道:"有什么要问的,尽管开口。"
昂逸诚霎时变了脸色,手中瓷杯也差点打翻。他定了定神,良久才缓缓开口:"清凡…可有消息?"
他声音轻的很,若不留神便要和窗外白雪一般被风卷走,不仔细听就错过了。叶清羽愣了愣,没说什么反倒抬起头看着昂逸诚。那个眼神让昂逸诚呆住了。他没见过叶清羽露出这样的眼神,也就琢磨不出其中带了什么情绪。等到再回神时,叶清羽已经离开了,未饮的茶也冷在杯中。她竟没将门合上,雪粒被风带入屋中,融化了浸湿了地板,那暖炉中的焰火也险些灭了。

昂逸诚本是想追去的。他突然觉得那个眼神像是求救,末了想了想,或许是看错了罢。
—待续—

评论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