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基尔伯特从烟盒里摸出一根卷烟叼在嘴里,又在衣兜里到处搜索火柴。

一颗枪子儿从不远处破空而来,在他脚边炸裂,融化一滩雪水。他头也不回,又摸出根烟扔向子弹的来处,被人稳稳接住。

“有火柴吗?我的好像用完了。”基尔伯特说。

“或许你可以让我再往你的烟上开一枪。”伊万说着擦燃一根火柴点着自己的烟,熄灭火柴后就丢弃掉,然后从容的坐在普鲁士人旁边,烟头橙红的光点凑到对方嘴边后变成两个。

“幼稚。”基尔伯特咬着烟嘴,声音含糊不清。他送给伊万一个嫌弃的眼神,嘴角却是上扬的。

在烟草燃尽之前他们没再有任何交流,只是坐在雪地里安静的看着远处的地平线——而背后是炮火硝烟留下的满目疮痍。

两支烟几乎是同时燃尽的。他们各自把烟头按熄在雪地里,留下两个灰暗的坑洞。

两个人互看一眼,自觉自发把脸凑到一起。

现在能够做的只有唇舌间的纠缠不休。明明是相同的烟草,在对方的嘴里那味道却馥郁的令人上瘾,只好贪婪的掠夺,似乎永无止息。

远处的天空边缘显露出灰败的白色,他们也不得不为了维持呼吸而终止这个吻。

“天亮了伊万。”基尔伯特瞥了眼愈渐扩散的灰白,“回去吧。”

伊万点了点头,在对方转身之后也调转方向,相背而行。

灰白色已经完全铺开了。


评论(2)
热度(16)
  1. 軟隱棘杜父魚P.Sir's Donut Hole 转载了此文字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