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周围人投来的目光让尤露西安有些窘迫。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到底怎么了?她第一次到东正教堂来,是不是触碰了什么禁忌?

“抱歉各位,这位女士的事就交给我处理好了。”

尤露西安抬起头,一名斯拉夫青年从人群中挤出来,朝着她的方向。她并不认识他,这让她有点惧意。

“嘿,别害怕,女士。”青年善意地笑了笑,“第一次到东正教堂来?”

尤露西安点了点头。

“唔,女士们来这儿是要把头发和面部遮好的。”青年想了想,将围巾从脖子上小心翼翼地解下来,递给尤露西安,“不介意的话,先用这个把头发藏起来吧?”

“...谢谢。”尤露西安留给青年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用围巾把自己的脑袋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帮我看看好了吗?”

青年绕着尤露西安绕了一圈,点了点头。然后沉默了半天。

“怎么了吗?”尤露西安的声音从围巾下面传来,有些闷闷的。

“...我叫伊万•布拉津斯基。”青年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你...是第一次到莫斯科来吗?我想...以后我可以做你的导游什么的...”

“...噗。”尤露西安忍不住笑出来。她发现第一印象这种东西真的不准。

“唔,我正好缺个导游。”


评论
热度(7)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