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可以请您和我一起跳一支舞吗,足、立、先、生?”少年的声音把称呼的部分咬得一字一顿。


鬼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耳语。


他在无视和忽视之间徘徊了一下,那就无视好了。听起来更无情一点。


只是想想而已。


他装模作样地抚平了衣摆的皱褶,用来哄骗自己的理由是,那个臭小鬼实在是太吵太粘人。


当然少年的行为也的确如此,被无视的反而是自己暗示性地整理仪表的动作。无论从哪种角度思考都是够烦人的小鬼。


不过已经十八岁的所谓小鬼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顺便说说一些有的没的,不论他想不想听。


这让他稍微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


不过也只是稍微而已。他在少年写满迫切期待的眼神中站起身,然后擦肩而过。


不用回头就知道期待已经自动转换为错愕与失落。当然他还是很想欣赏那个变化的过程。


“不先握住舞伴的手是错误的行为哦,悠、君~”


他学着少年的语调一字一顿,然后打开面前的那扇门。


那,我就回来陪你玩玩好了。


评论
热度(4)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