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深夜报社整理 绫主part

“所以说啊,只要在大概是心脏的部分一刀戳下去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把这些痛苦的事全都忘记了。那你的选择到底是什么呢?”

“我做不到。”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严肃起来:“我的意思没有很好的传达到吗?只要...”

“别用这样的表情对着我。”

“什么?”

“我说别用这样的表情对着我,望月。”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扯动嘴角。

“那这样呢?”

——他变成了塔纳托斯的样子。

“最后一次机会了。只要现在杀了我,就可以毫无痛苦的迎来终结了喔?”

“我说了要维持现状。”

“真是顽固。”在我面前的又变成了作为人的望月绫时,“果然还是想以这个样子面对你呢。”

“今晚月色真好。”我说。

“啊?”他愣了一下,醒悟之后笑了笑,“是啊,今晚月色真好。”

他走到我面前,张开双臂抱了抱我。

“新年快乐,理。”他说。

然后他彻底的消失在新年的第一声钟声里。


望月绫时一直在想,当然哪怕是现在也在想。

如果他和结城理能以一种更为和平的方式相遇,自己不是宣告终结的存在,而对方也不是被自己寄宿十年的宿主,只是普通的在学校认识,那就好了。

自己可以陪他很久,从学生时代到进入社会,直到他第一次认真的穿好西装打上领带,牵着哪个女孩子的手步入婚姻殿堂,而自己作为伴郎为他献上祝福,哪怕那时候自己同样已经爱上他了也好。

可并没有什么如果。

“呐,理,真的不要杀了我吗?”

他眼角的泪痣跳动了一下。


评论
热度(20)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