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深夜报社整理 荒真part

“我想了想,要不就这么凑合着跟你过下去得了。”真田明彦说。

“虎狼丸现在天天被天田那小子护着。前几天天田还跟我说你之前偷偷喂虎狼丸的事,哈哈画面感太强。要不然你也买只狗,一起养?你喂。

“那做饭就轮流来。不不不谁有空谁做好了。

“我已经说了半天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他轻轻踹了一脚荒垣真次郎的墓碑。


清晨的光景,大概是相拥而眠的两个人被闹铃吵醒,然后一起挤在水池边洗漱,一起吃早餐。唯一不同的似乎是紧迫感。

“我先走了真次,你也别耽误了上班时间。”真田明彦一边系着西装纽扣一边向门口走去。警局的工作实在是放松不得。

荒垣真次郎点点头,伸个懒腰打开了电视。被真田明彦勒令不能再从事那些事件相关的工作,他对于真田明彦把自己扔在与他安适生活完全不同的危险之中十分不满,却又劝不住,只能在某家宠物店打起了零工,自由的工作时间反倒让真田明彦羡慕了起来。

“对了阿明。”就在真田明彦要扭动门把手的时候,突然被荒垣真次郎叫住。他回过头,与凑到自己面前的荒垣真次郎四目相视,然后唇齿相依。

“那么路上小心。”荒垣真次郎笑了笑,“这一天也是。”

真田明彦这一天又做了这个梦。


“欢迎回来。”他对神乡慎说。

真是悲哀啊。他想。如果不是为了工作,他才不可能顺口对这个小鬼头说出来原本预备给荒垣真次郎的话。


曾经有一次荒垣恰巧在影时间时对真田说,今夜月色真好。真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是啊,绿的。

#荒真#论这世界的笨蛋#


对真田明彦来说,这是一个放到七年前大概还平淡无奇的十月五号。

只是六年前的这一天他失去了这样的平淡,而荒垣真次郎失去了生命。

那之后真田明彦总想在这一天翘课去吃叶隐的拉面,可惜五年前他就失去了翘课的机会。

四年前他突然开始怀念自己和荒垣真次郎并肩战斗的日子,可是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几天光景。

他成为警察是在三年前,那时他偷偷嘲笑了荒垣真次郎,没能跟自己一起继续保护重要的人。

而两年前的一次任务让他吃了苦头。真该死啊,这次真次一定在嘲笑我是笨蛋了。他想。

直到一年前,他才可以真正的独当一面,连同荒垣真次郎那份一起努力了。

这一年,十月五号,他还是自己过。

#荒垣真次郎告别式会场#荒真爱你#


评论
热度(7)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