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原创]Позови Меня

[原创]Позови Меня

"Досвидания."
少年背着枪杆,就此走远。
脚下的雪被踩得咯吱响,凹凸的脚印很快又被大雪埋没。

阿扎耶维奇轻哼着家乡的小调,大片伤口带来的疼痛让他有点走音。
他身边空无一人,尽管他自己并不这样认为。
因为他就躺在战友们的尸体中央。
阿扎耶维奇还能认出他们每一个人。酒糟鼻子那个,德卡洛夫,跟他一起上了军队的火车;金色头发的莫拉夫斯基,兜里总会揣上几瓶伏特加;布尔扎耶夫是发色近乎纯白那个,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还有...
一个哈欠打断了他的思考。他的思绪又转移到别的地方。
看这狼藉的战场。他勾起嘴角嘲笑着。不禁又想着自己为什么要来战场?所谓为国家献出生命什么的都是客套话,说说罢了。他更喜欢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尽管翻译得让整首诗歌都变了味。
可偏偏就有人信了那种客套话。
突然困意袭来,比德国人的袭击更加猛烈。
不,我还不能睡。阿扎耶维奇努力睁开眼睛,睡着就再也不会醒来了。我还得把战友们的遗体扛回家乡,我也答应了伊诺卡娅,我会活着回去...
我的伊诺卡娅...我的伊娃...

阿扎耶维奇还是睡去了。
他恍惚着看见了家乡的丁香和葡萄。醉人的香气充盈在空气中,盖过火药的气味。
阿扎耶维奇苦笑。他知道这是梦。
突然葡萄架后闪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伊诺卡娅?"
阿扎耶维奇屏住呼吸。
面前的女孩笑容依旧,铂金色的长发在微风中扬起。翠绿色的眼睛仍旧清澈,在额前碎发后闪烁。
"阿扎耶维奇。"
少女笑着,唤出他的名字,脸颊两边浮出浅浅的酒窝。
天啊,就让他永远停留在这梦境里吧。这满溢着丁香和葡萄馥郁的梦境,而不是充斥着炮火与硝烟的现实!
"伊娃,我..."阿扎耶维奇语无伦次着,"我真的..."
"阿扎。"少女温热的手心抚上阿扎耶维奇的脸,"我知道。"
阿扎耶维奇双眼中溢出咸涩的液体。他握住伊诺卡娅的柔嫩的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脸。
"伊娃,"他哭着说道,"呼唤我的名字,求你..."
"我亲爱的阿扎。"梦中的伊诺卡娅吻上阿扎耶维奇的眼睛,"我一直在呼唤你,从没停止。"

"阿扎!"伊诺卡娅雀跃着,"城里贴出征兵令了!"
少女的脸颊因为兴奋而变得红扑扑的,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阿扎耶维奇望向少女翠色的双眼:"你...很希望我去参军?"
"那不是你的愿望吗?"伊诺卡娅眨着祖母绿宝石般的眼睛,"可以为国家,为信仰,为苏维埃去战斗,不是你的愿望吗?"
阿扎耶维奇轻叹一声,轻到自己都听不见。
信仰?我亲爱的伊娃,除了你,我没有信仰。
"那我就去吧。"阿扎耶维奇再没有看伊诺卡娅一眼,在少女迷茫的目光中走远。
当他踏上军队的火车之前,他只对伊诺卡娅扔下一句简单的再见。
"阿扎!"伊诺卡娅在阿扎耶维奇身后远远的喊着,却在风雪中被削弱。
但那微弱的声音还是被阿扎耶维奇听到了。他忽视掉不知何时外溢的泪水,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在雪地中前行,模糊在伊诺卡娅的瞳孔中。
直到少女看到少年留下的字条,泪水就此决堤。
"等我回来,伊娃。"

阿扎耶维奇躺在少女的膝盖上,枕着她柔软温暖的臂弯。
他望着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嘴角不自觉上扬着,渐渐合上眼睛。
"伊娃,等我回来。"他说道。
然后渐渐停了呼吸。
而梦中的少女濡湿他额头的眼泪,抑或真实的伊诺卡娅氤氲了纸条的眼泪,他都不会再知道了。

-The End-

后记:突然的脑洞,然后破天荒一下午写完。。。
好吧真的很短!
BGM是Lube的Позови Меня,中文呼唤我。
By祺瑟

评论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