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极限脱出999/二四] Disappearance

[二四] Disappearance
后来的四叶就只剩下壳。
她回去后发狠的把家里彻头彻尾收拾一遍,把属于尼尔斯的东西统统锁到尼尔斯的房间里。
全部清理完毕,她没有--也不能--像以前一样骄傲的向自己的哥哥邀功,而是把自己缩成一团,窝在单人沙发里发抖。
已是深夜,四叶却不敢把眼睛闭上。她无法克制自己在闭眼后想起尼尔斯的惨状,四散的碎肉,喷涂了满墙的鲜血,还有外露的柔软内脏。
她害怕,又恨。恨零,恨把尼尔斯带到三号门里的人,恨自己。
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一直呆在尼尔斯身边,和他一起调查。如果一起的话,或许谁都不会死。

四叶最终还是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她梦到还是少年的尼尔斯牵着更小只的自己,盲眼的少年走得比旁边桃色发的小豆丁要稳得多。小四叶时不时的要跌跤,但都被尼尔斯及时的拖起来。后来尼尔斯怕哪次不注意真的让四叶摔倒,干脆把自己的妹妹抱了起来。
"哇啊--"四叶软软的声音,"哥哥你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啦。"尼尔斯嘴角挂着笑意,"只要能听到声音,什么都没问题。"
四叶在尼尔斯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尼尔斯笑呵呵的揉揉四叶长长的头发。
一大一小就保持着这种状态走回家去。

在家休息了几天,四叶回去了学校。
老师问她为什么无故旷课,她只是摇头,什么也不说。
第二天,她向学校递上了退学申请。
回家的时候,四叶下意识闭上眼睛,想像尼尔斯那样在看不到的情况下走回去。但她毕竟不是尼尔斯,每一步都跌跌撞撞,偶尔还会被脚下冒出的什么东西绊倒。
她默默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继续闭上眼向前走。
好几次她都想把眼睛睁开,却咬着牙坚持着。一路走回家,发现有些摔倒蹭破的伤口已经流出了鲜血。
她去找医药箱,才想起医药箱都是尼尔斯在管理,平时她要是生了什么小病都是尼尔斯在照顾她。
四叶硬着头皮打开了尼尔斯房间的门。她告诉自己,只要找到医药箱就好了,不要去看别的,但还是不小心瞥到尼尔斯书桌上和自己的合照。照片上的尼尔斯揽着自己的肩膀,眉眼低垂却微微笑着,像是沉睡的王子。
四叶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大哭。

几天下来,冰箱里的存货已经消耗殆尽,四叶便去超市抱了一堆泡面回来。
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冰冷空荡,冷得四叶快要窒息。
她被尼尔斯照顾的太好了。以前什么都是尼尔斯在做,她什么都不会,只知道一味的向尼尔斯任性撒娇。
开水把泡面一点点冲开,白色雾气升腾,熏得四叶睁不开眼睛,水蒸汽刺激得眼泪一点点挤出,落到面汤里。
四叶吃着没有完全冲开还半生的泡面,眼泪又落下。
奇怪啊,为什么这几天泪腺这么发达呢?

退学申请终究没有被批准。四叶却反常的没有辩驳什么,默默接受了这个结果,回到学校又递上半工半读的申请。
这次很快被批准。于是放学后四叶就在学校食堂帮忙,把自己的课余时间填充的满满的,满到没时间去想起尼尔斯。
船上的时光偶尔在梦里出现。她只在惊醒后默默擦了眼泪,睡不着就去看书。
四叶似乎又回到了往日那个会笑的四叶,只是没了生气。同学们议论着,不过也不坏。
他们讨论的声音稍大了些,通过空气到了四叶的耳朵里。
四叶装作没听到,只安静的把四叶草书签夹回书里,走出教室。

四叶草缺失了名为幸福的那一瓣。它随着某人的离去而消失了。
那是谁呢?
-FIN-


【背景END5】

评论
热度(1)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