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露诞日/露普]四叶草

[露诞日/露普]四叶草
伊万冲进屋子,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基尔基尔!"他把手里的东西举得高高的,向基尔伯特炫耀,"你看我找到什么!"
基尔伯特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他稍稍往伊万的方向瞥了一眼,又把视线转回屏幕:"一棵野草而已,还敢来跟本大爷炫耀...蠢熊你脑子烧了嘛?"
"诶?"伊万脸颊旁跳出青筋。他深呼吸,强忍着黑化的冲动来给基尔伯特上生物课:"基尔你看清楚啦,这是四叶草呦。"
"四叶草?"基尔伯特抛给伊万一个白眼,"跟其他的草有什么区别啊。"
"四叶草很少见的啊!"伊万一本正经道,"它象征着爱,信赖,希望和幸运..."
"幼稚不幼稚啊你..."基尔伯特彻底无奈,"只是一棵草而已,不就是比三叶草多长了一片叶子...它能带来幸运?"
"还有,本大爷才不信那些幸运之类的东西,本大爷只信自己。"基尔伯特说着,摇了摇手里装着葵花子的小纸袋,"所以,对于本大爷来说,四叶草还不如向日葵来的实在--至少有葵花子可以吃。"
伊万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接受自家恋人这种不浪漫的心态。

基尔伯特猜伊万是在报复自己,以一种极其幼稚的方式。
哦这个疯子。基尔伯特心中暗骂。
而被骂的某个疯子正哼着小调在花田里种四叶草。之前同一位置栽种的向日葵被挪到别处,换成了被寄予极大的要给俄/罗/斯带来温暖的希望的四叶草。
"本大爷可怜的向日葵啊..."基尔伯特唏嘘不已。
伊万远远的看了基尔伯特一眼,扔下花铲,走到基尔伯特面前。
"我说,"伊万带着貌似人畜无害的笑,"基尔你是对四叶草有多大的偏见?"
基尔伯特耸肩:"没什么偏见,只是我比较喜欢向日葵。"
"自欺欺人是不对的呦。"伊万笑,"不然之前我怎么没看出来?"
"因为你是蠢•熊啊。"
"亲爱的基尔我猜你需要露西亚跟你谈谈人生..."
事情发展就这么朝着不和谐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基尔伯特早上起来的时候旁边已经不见了伊万的影子。
他只慢慢悠悠穿好衣服,又慢慢悠悠往花田走去。
花田里蹲了一个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喂蠢熊。"基尔伯特上前,用脚踢了踢伊万的腰侧,"本大爷用脚趾就猜出你在这了。"
伊万抬起头,仰视着基尔伯特。
"你你你!你怎么哭了啊你!"基尔伯特被吓了一跳。
"四叶草全都被冻伤了..."伊万又把脑袋埋下去,"我忘了这里的气候不适宜四叶草生长..."
"就这样..."基尔伯特无语,"就这样也能哭啊?你多大?而且四叶草不是给你带来希望了?"
"诶..."伊万疑惑的抬头看着基尔伯特,"你不是不信这些..."
"现在信了可以吗!"哦我亲爱的万尼亚本大爷现在是在安慰你配合一点好吗!
伊万对基尔伯特的话不置可否,又低下头,默默忧伤去了。
基尔伯特想了想,蹲到伊万旁边:"好啦别忧郁了,又不是不能种到别的地方。"
"可我家没有温暖的地方..."
"笨呐你!"基尔伯特揉了揉伊万本来就乱七八糟的头发,"种到加/里/宁/格/勒去不就好了?"
"加/里/宁..."
"是啊。那里不是更暖和?夏天还有海滩咧。"基尔伯特说,"还有就是,加/里/宁/格/勒也是咱们家地盘啊你怎么能忘啊!"
伊万猛地抱住基尔伯特。
"怎么可能忘啦..."
"终于学会用不会勒死人的力度拥抱了你。"基尔伯特取笑道,挣脱出一只手揉乱伊万本来就不甚服贴的头发。

"但是别忘了,本大爷的向日葵还要种回来啊!本大爷还要吃葵花子!"
"..."
-FIN-

评论(6)
热度(4)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