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r's Donut Hole

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米英】海/洛/因

【米英】海/洛/因


罗莎对中学时期艾米莉的全部印象,只是从没好好穿着的校服、基本不离手的球棒和永远挂在嘴边的那句“我是世界的Heroine”而已。

“Heroin?”罗莎每次都会这么说,“世界的毒/品?”

而坐在罗莎课桌上的艾米莉佯怒又带着笑,把球棒戳到罗莎额头上,不轻不重,压着罗莎的刘海磨蹭着她前额,神经中枢只接收到一阵酥痒。

只剩两个人的教室里传出几声女孩银铃的轻笑。夕阳彻底落下去了。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艾米莉没有参加的同学聚会。作为当年的学生会长和毕业后每届同学会的发起人,罗莎心里颇不是滋味。

真是,其实每一届都没来吧。罗莎在心里抱怨着,一点也不给最好的朋友面子。

在其他人看来,艾米莉能和罗莎成为挚友简直是神迹。罗莎是绝对的优等生,成绩永远都是A+;艾米莉正相反,逃课打架无恶不作,不及格的分数罗莎已经不愿再说。

其实罗莎原本只是抱着要改变艾米莉的心态,想把小太妹改造成好学生——当然她没成功——最后反倒成了朋友,每天形影不离。

“我说你啊,”罗莎总是习惯性的向艾米莉念叨,“好好学习很难吗?”

“那种事跟琼斯大爷没关系!”艾米莉说着,把球棒在桌沿敲了敲。

尤露希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罗莎旁边,长沙发突然下陷的一块拉回罗莎的思绪。

“嘿罗丝你发什么呆啊!”尤露希安拍了拍罗莎的肩膀,“在想你没带来的男朋友?”说着自顾自的笑倒过去。

“去你的!”罗莎脸蛋泛红,“我明明是在想艾米莉怎么又没来啊,一点也不给面子。”

尤露希安瞪大了眼睛。“你不知道吗?”她说,“艾米莉现在在戒/毒/所、、、”

之后尤露希安又说了什么,罗莎已经听不见了。


罗莎只去过一次酒吧,还是被艾米莉硬拉去的。

她辛辛苦苦绕开几个喷着酒气下流的调笑女孩子的猥琐男人,好不容易走到坐在吧台的艾米莉旁边立刻被浓重的烟味呛得咳个不停。

“喂我说你、、、”两个人同时开口,愣了一下同时笑了。

“你先。”艾米莉耸耸肩。

“你怎么抽烟啊!”罗莎伸手去抢艾米莉手里的烟,似乎是很贵的牌子。

艾米莉一下闪开,“你才知道啊。”

“你!”罗莎镜片后的祖母绿里滑过一丝愤怒,“你才高中!大学之后难道要吸/毒吗?!你喜欢的海/洛/因?!”

艾米莉低声笑了起来,莫名熄灭了艾米莉的火气。“哦亲爱的这个梗不好笑。”她掐掉手里的烟蒂,“比起这个,你不觉得你更应该反省自己到酒吧来还穿着校服?”


罗莎还是忍不住给尤露希安打了电话要了地址。尤露希安一边抱怨罗莎没有认真听她说的话一边报上地址。

罗莎趁着周末去了那座郊外的建筑。周边环境很好,罗莎心里松了口气。

“艾米莉·琼斯。”罗莎在接待前台报上好友的名字,很快就被领到接待室。

看到对方的一瞬间两个姑娘都愣了一下。罗莎看着比起以前瘦了一圈的艾米莉,心里被狠狠揪了一把。

“嘿亲爱的怎么是你。”艾米莉声音有点沙哑,“我明明没让人把消息带给你、、、”

“尤露希安告诉我的。”罗莎冷冷的打断道。

艾米莉笑着摇了摇头,只是颇有些惨淡。

“你、、、”很长一段静默后,罗莎再次开口,“你为什么要吸/毒呢、、、”

“你让我去的啊!女神的话怎能不听!”艾米莉突然大笑起来,但这并不是一个出色的笑话。

“别担心我了,亲爱的罗丝。”看着罗莎略粗的眉毛拧成好看的形状,艾米莉说道,“我做错的事已经太多,而你担心的也太多。”

罗莎的眼泪彻底刹不住车。“抱、抱歉艾米、我得、、、我还有事、、、”

“没事亲爱的,回去路上小心。”艾米莉笑笑。

“我是heroine,你才是heroin。”艾米莉看着罗莎有点狼狈的背影,喃喃自语着,“我的heroin。”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罗莎在以前自己和艾米莉经常去的桥上吹了很久的风,直到猛然发现身周已经冒出阵阵寒意才惊觉已经很晚了。

她实在困极了,到家就一头栽在床上,和衣睡去。

明明太累了就不会做梦,罗莎却打破了这一定论。她梦见了中学时候,和艾米莉一起的事。

“罗丝你的偶像是谁啊?”那天艾米莉突然这么问道。

“啊?”罗莎想了想,“撒切尔夫人吧?”

“、、、”艾米莉不置可否,“还有吗?”

“伊丽莎白女皇。”

“继续?”

“呃、、、啊对了,艾米莉娅·伊尔哈特。”

“这个还好、、、等等罗丝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一副老学究的样子。”艾米莉无奈扶额,“像是泰勒·斯威夫特还是Lady Gaga这样的偶像没有吗?”

罗莎很明确的鄙视了艾米莉。“哦艾米,我知道她们唱歌的确不错但是、、、这不能算是偶像吧?偶像应该是路灯般的存在,指引你未来的道路、、、”

“你又在说教了亲爱的!”艾米莉忍不住打断,“好了好了我的女神是你可以吗!”

窗外一声惊雷响起,罗莎被惊醒。脸上痒痒的,伸手去摸才知道是不知何时冒出来的眼泪。

伦/敦又开始下雨了。


此后罗莎养成了周末去探望艾米莉的习惯。她也惊讶的发现,学生时期艾米莉的死对头阿尼娅有时也会来看望。

“尤露硬拽我来的。”阿尼娅耸耸肩。

罗莎想起艾米莉唯一一次去医务室,罪魁祸首就是面前看似软妹的斯/拉/夫姑娘。

具体是因为什么打起来的已经不可考,总之不是什么大事。

最后是罗莎和尤露希安一边一个拉开了两个人,艾米莉冲着阿尼娅竖了一根中指后才被罗莎拖去医务室。

“喂喂喂罗丝你轻点啊喂!”艾米莉不住嘶嘶的吸气,对面给她上药的罗莎心疼又生气。

“本来在校外打架就算了我也管不到,关键是你不要在学校里打架啊!”罗莎碎碎念个没完,“而且跟阿尼娅、、、斯/拉/夫/人战斗种族你不知道的吗!等着处分吧!”

艾米莉咬牙切齿:“琼斯大爷管他什么战斗种族!该死的俄/国妞!”

罗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大概这就是一个美/国/人和一个俄/罗/斯/人凑在一起的必然结果。

而处分,早就被身为学生会长的柯克兰女士免掉了。


但罗莎还没去几次,尤露希安就已经捎来了一封信。

“艾米莉给你的。”尤露希安递过来一个黑色信封——信纸却是白色,显然是尤露希安带给艾米莉的,艾米莉喜欢蓝色。

尤露希安犹豫着,拍了拍罗莎的肩膀。

“回去再拆开吧。”

罗莎突然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回到家直接扯开了信封。

“亲爱的罗丝,”信的开头是这样的。

罗莎深吸一口气,继续读下去。


很抱歉我不辞而别了。

戒/毒很成功,现在我已经对那些白色粉末没有任何渴望。

算是毕业了。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大概我已经到了内/华/达,甚至穿过了半个沙漠。这是我从小就开始向往的地方了。

呃、、、好吧我不该说这些废话。

还记得你故意把heroine理解成heroin的玩笑,每次想起来我都会笑上好一阵。

的确,我并不是什么女英雄。什么好事都没做过还妄图拯救世界,实在可笑至极。

但你是光一样的,就这么出现了。

我知道你想把我带回正途,但我却没能改正。

抱歉,亲爱的。

而海/洛/因,那是你。

从相熟之后就戒不掉的海洛因。

或许你有一种魔力,让我移不开视线,连心脏都被你俘获。

现在除了我爱你,我已经不知道我还可以说什么。

但我知道,我们永远没有可能。你是好姑娘,不能和我一起堕落。

只要我知道你好好的,足够了。

致,我最亲爱的,傲娇贫乳双马尾的姑娘。

BTW,如果你觉得我爱上同性的你很恶心的话,现在可以把信撕掉了。

Love,

艾米莉·琼斯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罗莎·柯克兰有一个宝贝的木头匣子,整天锁在抽屉里不能让人碰。

有好事者曾经趁她忘了上锁,打开抽屉拿出了匣子,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结果让那人失望透顶。

里面只有一张纸,皱巴巴的,似乎是整张纸被打湿,字迹已经模糊不清。

纸上还有咸涩的气味。是盐分吧,从泪水里结晶出来的。

-Fin-

【文力回归第一天的产物。被自己渣哭。】

评论
热度(13)
©P.Sir's Donut Hole | Powered by LOFTER